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行业新闻 >

倪飞连努比亚都救不了,凭什么带领中兴终端走出困境?

2020-06-18 08:01      点击:

  作者:龚进辉ZhU

  今日,中兴终端换帅的音讯登上各大科技媒体。努比亚总裁倪飞将调任中兴通讯,顶替徐锋出任中兴终端CEO,并持续担任努比亚总裁,而徐锋将同级轮岗到中兴通讯总部,仍担任高档副总裁,担任相关流程或质量范畴。ZhU

YT132004050029_710532.jpgZhU

  对此,倪飞自己予以证明,“(虽然履新)但中兴终端和努比亚两端都会担任。”言下之意是,外界不必忧虑倪飞调任中兴终端后努比亚没人管,未来努比亚仍然由他操盘,兼任努比亚总裁就是个清晰信号。ZhU

  这一人事变动是否意味着努比亚将回归中兴终端?中兴相关人泄漏,“要等倪飞运营一段时间后再看,努比亚回归对中兴手机而言会是个功德。”在我看来,不论努比亚是否回归中兴终端,当二者皆由倪飞统领后,中兴、努比亚两大品牌加强联动是大概率事情。ZhU

  众所周知,中兴是努比亚母公司,也是最大股东,持股份额为49.9%。从2012年10月建立至今,努比亚一向没有脱节对中兴的依靠,即使2015年6月宣告独立开展,但在后续所谓的单飞过程中,中兴仍扮演重要人物,二者联系十分亲近。ZhU

  关于此番中兴终端换帅,我简略说三点:ZhU

  一、徐锋或因成果欠安而下课ZhU

  事实上,关于一切企业来说,换帅绝不仅仅新人事新风格那么简略,即使于推进新战略,还或多或少带有对上一任领兵交兵才能的不满。说白了,上一任是由于成果欠安而下课。ZhU

  2018年7月,原中兴终端供应链担任人徐锋顶替程立新出任中兴终端CEO。他就任后曾表明,中兴具有从端到体系的才能,成为5G前锋的方针十分清晰,将在5G年代重回干流商场。但他就任近两年来,中兴离重回干流商场的方针越来越远,这与其在5G手机的发布节奏掌握上出现问题密不可分。ZhU

  上一年是5G元年,中兴拔得头筹,中兴天机Axon 10 Pro 5G版成为全国首款开售的5G手机,价格4999元还算良知,8月5日正式上市。不过,中兴摘得5G手机全国首发,充其量仅仅个营销噱头,关于其商场体现协助不大,想要取得更多用户认可,归根到底仍是要靠产品力和品牌美誉度。ZhU

  显着,中兴天机Axon 10 Pro 5G版的产品力一般,一个实锤就是其4G版本身就销量欠安,上一年5月初发布,上市3个月在京东途径仅斩获3600多个点评,在天猫途径月销量仅为92台,收成488个点评。至于品牌美誉度,中兴在国内商场存在感历来很低,“剁手兴”这一根深柢固的标签一时半会难以撕去。ZhU

  因而,中兴天机Axon 10 Pro 5G版上市后相同不受用户待见,上市9天在京东途径仅斩获500多个点评,在天猫途径上只卖出116台,收成26个点评。尔后,中兴长达7个月没发布任何5G手机,直到本年3月底才发布中兴天机Axon 11 5G,中兴高管吕钱浩大吹特吹,直言其发明许多“榜首”,包含全球最轻5G手机、同级最轻最薄5G手机,却难掩销量惨白的为难。ZhU

  销量才是对其许多“榜首”含金量的实在查验。上市2个半月以来,中兴天机Axon 11 5G在京东途径只斩获2500多个点评,在天猫途径的累计点评仅为483个。本月初发布的中兴天机Axon 11 SE相同面对销量上不去的惨状,注定无法成为爆款。ZhU

  不难看出,从上一年8月至今,中兴仅推出3款5G手机,且款款销量扑街,在抢占5G手机商场先机的要害年份,体现却不尽善尽美,越往后走或许越费劲,徐锋凭什么带领中兴在5G年代重回干流商场?此番宣告他被下课,并未出乎外界预料。ZhU

  二、中兴终端选拔倪飞实属无法ZhU

  倪飞从子公司努比亚调任集团旗下的中兴终端,归于提升,外界在祝贺他升官的一起,也应注意到一点:中兴终端好像到了无将可用的地步。原因很简答,子公司高管成为集团重要事务的一把手,而不是从集团内部选拔,此举本身就非同小可。ZhU

  假如这事产生在华为身上,相当于荣耀总裁赵明顶替余承东担任华为顾客BG一把手,而不是华为终端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等人升任,你觉得这正常吗?当然不正常。中兴相同如此,暴露出中兴终端内部简直已无能担大任、独立自主的重量级高管,只能从子公司努比亚寻找良将,才会选拔倪飞来操盘大局。ZhU

  换言之,中兴选拔子公司高管倪飞实属无法。其实,努比亚本身也面对这一窘境。倪飞在中兴终端和努比亚两端统筹,的确有强化联动的考量,但也或多或少带有无人顶替的无法。除了倪飞之外,努比亚内部才能拔尖、够重量的高管少之又少,王汇等联合创始人暂时不具备统筹大局的实力。ZhU

  中兴终端之所以堕入无将可用的为难地步,与2年前被美国封杀不无联系。虽然终究中兴与美国商务部达到免除禁令协议,但付出了巨大价值,可谓元气大伤,其间之一就是中兴管理层进行大换血,包含中兴终端一把手程立新在内的高管悉数离任。一大批老将被逼离任,中层又暂时不成气候,在徐锋调岗后内部没有适宜的顶替人选,所以只能启用倪飞。ZhU

  环顾国内手机商场,联想与中兴的境遇十分类似。现任联想手机我国区一把手陈劲,虽然不是直接从子公司选拔上来,但曾担任联想互联网手机品牌ZUK CMO,他的上一任包含刘军、陈旭东、乔健、常程。其间,刘军、乔健已转岗,不直接进入手机事务,陈旭东、常程则先后离任。ZhU

  其实,联想相同面对无将可用的烦恼,假如陈劲因成果欠安而下台,那联想手机我国区内部真的很难找到适宜的继任人选,要么从Moto调人,要么仰仗外援。反观在倪飞之前,曾学忠、殷一民、程立新、徐锋先后掌握中兴终端,3个离任1个调岗,现在中兴启用倪飞颇有破釜沉舟的意味。假如他再不能带领中兴终端在国内商场杀出重围,那估量就真的很难找到强有力的继任者,要么才能不行要么不敢接。ZhU

  三、倪飞无法带领中兴走出窘境ZhU

  讲真,无论是中兴终端仍是努比亚,国内商场都是块难啃的骨头,破局难度极大。倪飞的4个上一任,除了殷一民担任中兴终端掌门人是过渡阶段之外(2017年3月升任中兴通讯董事长后不适合兼任中兴终端一把手),曾学忠、程立新、徐锋下台都与拓宽国内商场不力有关,个个就任之初都雄心勃勃,但终究都被严酷实际上了一课。ZhU

  曾学忠在中兴内部被称为“曾10亿”“少帅”,2014年1月掌握中兴终端后推进全面转型变革,内部对他寄予厚望。2015年7月,曾学忠放出豪言,称中兴终端要在未来3年内完成二次创业,重返国内商场前三。但由于2016年中兴全球出货量锐减,直接导致他下课,从旁协助中兴老将殷一民,半年后憾然离任。ZhU

  程立新也是位战功赫赫的中兴老将。比较中兴近几年在国内商场的日薄西山,他所掌握的北美区域成果斐然,2017年商场安稳排名第五。2017年3月,程立新就任后便立下Flag。他表明,公司经过深入研讨,决定在我国要加强公开商场的投入,做长期投入,未来3年中兴要成为国内干流手机品牌。ZhU

  在我看来,即使2018年中兴不受美国制裁,即使程立新没有去职,中兴也难重回商场干流,由于彼时国内商场格式已定,华米OV+苹果五强主导整个商场,其他中小厂商不可避免被边缘化。要知道,手机职业考究规划效应,中兴等玩家在供应链优先级、本钱难与大厂抗衡,直接影响新品推向商场的机遇,机遇欠安导致销量上不去,终究堕入恶性循环。ZhU

  值得一提的是,程立新任内推出双屏折叠手机中兴天机Axon M,说好听点叫超前立异认识,说刺耳点叫与用户需求脱钩。时至今日,折叠屏手机商场仍不行老练,未成干流,被三星、华为等为数不多的大厂用来秀肌肉,中兴企图经过这一差异化立异来杀出重围,显着是打错算盘,不被国内用户承受在情理之中。ZhU

  至于徐锋,上文说到他相同在国内商场栽跟头。现在,新就任的倪飞相同面对一个魂灵拷问:怎么带领中兴在益发严峻的国内商场杀出重围?我个人持失望情绪,他不是中兴的救星。究竟,倪飞治下的努比亚本身在国内商场混得就不尽善尽美,从摄影切入发力群众商场到退守相对小众的游戏手机商场,战略撤离的背面难掩破局无力的为难。ZhU

  不论倪飞承不供认,努比亚建立近8年来,始终是个存在感不高的小厂。依稀记得2015年6月其曾提出狼子野心的“三步走战略”:2015年坚持线上拓宽,加大线下途径布局;2016年强化世界布局,规划进入全球价值区域;2017年成为全球知名品牌。ZhU

  但适得其反,努比亚急进的“三步走战略”以失利告终,沦为职业笑柄。不是我马后炮,“2017年成为全球知名品牌”这一方针失败是必定的,全球商场足够大且需求本地化深耕,努比亚想在短短2年半内就成为全球知名品牌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ZhU

  时至今日,间隔2017年已曩昔2年半,努比亚连我国知名品牌都算不上,更别提成为全球知名品牌。试问:倪飞连努比亚都救不了,没有干出一番像样的成果,怎么压服外界自己有才能带领中兴走出现有窘境,然后翻开新的开展局势?更何况,当下中兴所在的外部大环境,比曾学忠、殷一民、程立新、徐锋时期更为严峻,破局难度更大。ZhU

  结语ZhU

  别对倪飞治下的中兴、努比亚抱以太大期望,曩昔那么长期、那么多时机都没成功证明自己,未来让人眼前一亮的期望愈加迷茫,远景仍然不容乐观。当然,仍是祝愿中兴、努比亚越来越好!ZhU